击倒我要刮你漆!

在下赫君 烟幕和击倒是我老婆

众tf找工作的日子

我胡乱写的sjajznwinajale

1.汽车人基地里与霸天虎战舰里的资金渐渐拮据,当他们意识到就连泡油浴的沐浴剂都没有了,才从CPU中产生出找工作的想法,不过这对他们显得有些勉强。

在签订了久违的和平共处协议后,各方的首领都暗暗松了一口气,芯想总算可以制住自己家的tf因“战争需要”所提出的过分要求。

擎天柱首先就列出来了一份所有tf的性格名单。

阿尔茜和声波被列入不存在威胁的那一栏,科学家和千面客,通天晓其次。而最后一栏里全是问题人员,每一个机都有自己独特的处事和行为,可以将一场好好的面试搅的水泄不通,或是上班了发现难以忍受就干脆躲进清洁室里一天不出来。

“请问女士!”烟幕昂首挺胸,对这次的面试很有信心。

“我们年龄不过五百万岁的可以应聘吗?”他拉过一旁的大黄蜂,顺便扭头对后面等待的一众人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

“......”是几十个机的沉默。

于是所有人的简历都被打了回来,上面的年龄那里虽然只有烟幕和大黄蜂有明显的涂改,但其他机都已经成年,说白了就是被连累。


2.这次威震天联系到了一家大型油吧,本来提议去组队当角斗士的他,被擎天柱异常深邃的注视盯的硬生生的止住了这个念头。

烟幕当然没被带去,被关在基地里哭天喊地,每次试图逃脱都被机器鸟逼了回去。

经营这家油吧的是当地城市非常有权势的退役角斗士,理所当然魁梧的机体和笨重结实的装甲,一双小到几乎不可见的光学镜里全是贪婪,就连见到比他高半个头的威震天都毫不客气。

“三局两胜!按照原来角斗场的规则我伟大的冠军。”

他残破的左手掐灭了叼在嘴里的烟,缓缓吐出一口白雾。

“决定有史以来最强大的角斗士时间!”

擎天柱犹豫不决,他本来就不希望带自己的战士到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来,何况是见到了这个丑陋的退役角斗士之后。但他并不怕自己的老敌手会输,相反会定然赢得异常精彩与痛快。

身后的震荡波若有所思,然后递给卧在旁边的冲云霄一颗能量块。

不可一世的角斗士立马注意到了巨狰狞之王,和他比威震天还要巨大的野兽机体。

“油吧里可不能带小宠物!”他拿起自己的斧头冲了上去—————


第二天,因当地最有名的活化石角斗士回归火种源,众tf被白道黑道的人追杀了几天。

据说法医都没见过烂成这样的机体,因为它看上去像是一口被咬碎的。


3.靓丽的风景线霸天虎医官,是第一个应聘上工作的机,也是第一个由于工作任何方面的不顺心,第一天就辞职的机。

他在自己这半生里见过太多受伤的机体,例如脑袋上缺了一块还能正常交谈的,腹甲撞出豁口能量液都止不住的,因太久没护理而半边身子都生锈的,甚至还有情趣小道具卡在接口里的男性机。

而且在战场上,更是接手治疗了无数破烂不堪的战士,将他们再次送回一去不回的路上。

试问他最不耐烦于医治什么东西,那么当属富人区里的那些娇贵的小宠物。击倒能理解蓝星里碳基生物有这种癖好,但他实在想象不到塞伯坦上有什么可以供来日常逗乐的东西。

难道人人一手机器恐龙?他浑身一个寒颤。

好在都只是模仿蓝星猫狗的机械生命,它们每一只都被赋予了不同的小号火种。

“嗯~来让爸爸看看你哪里出问题了。”

击倒轻轻的提起一只机器猫的软金属后颈皮,想要放光镜前研究研究。

但这只小猫不怎么喜欢他的动作,努力摆动锐利的尾巴尖就往那打磨的光滑美丽的胸甲刺去,还用发生器低吼出猫科动物威胁的声音。

击倒一声凄厉的尖叫,手一紧差点把机器猫的火种掐到嗓子眼儿上。

于是————

“噗!”

小猫的内部肠胃系统被这力道捏的出了问题,一坨由没消化光的能量液块和接口内壁渗出来的润滑液,以及其他不知名的杂物,出现在了击倒弯曲着的大腿内侧。

这下赔了夫人又折兵,机器猫的主人是个脾气不好的官员,在交了一笔赔偿金后击倒骂骂咧咧的走出了宠物医院。


4.最应该应聘兽医的救护车没去,按以往他是最有耐心,手法最细腻认真的一个,但擎天柱在宠物医院的大门口等了一个下午都没有看到他的影子,还差点被保安当作是想偷猫的可疑人员带去喝茶。

一旁的通天晓仔细回忆了一下,终于想起在几天前两方阵营刚提出找工作的时候,千斤顶就已经拉着救护车不见了人影。

擎天柱沉思良久,决定带着小侦察兵在这周围转一转寻找他们的身影。


“真正的烤面筋,真正的实惠!”

不远处,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叫卖声。

大黄蜂眼尖立马看到被人群包围的小摊位,而那声音却是巨狰狞的一员玄铁。

匆忙走过去准备问话时,擎天柱看着在摊位上低头忙碌着的几个身影有些失神。

由蘸过蜂蜜和胡椒粉的能量颗粒被救护车用娴熟的手法弄成了一串,而千斤顶则是独自整理出一片位置拿研制出来的小型炸弹炸开能量块,天豹再乐呵呵的端过去给玄铁烧烤,他们的老大冲云霄干脆直接用尾巴圈过来一堆人,怒视着逼他们交出亮晶晶的塞币。

“hey!老伙计,来串医官秘制烤面筋吗?”救护车首先注意到了他们,挥舞了几下扳手示意。

“碳基发明的东西?”大黄蜂首先咽下去一小块。“唔,我的金属舌要麻了!”

“你这串调料放多了!”天豹重新递过来一串。

“所以呢,领袖要尝尝吗?”大黄蜂狼狈的伸了伸舌头。

“...给我来串味道轻的。”


5.震荡波和声波现在成了无业游民,前者一直在计算着每家公司薪水的比例和合理性,后者则是一直拒绝着红灯区的招聘邀请,并把得寸进尺的机狠狠修理一顿。

声波很不解,自己看上去并没有那么的瘦弱,改造成这样也只是为了方便侦查,不是他们邀请函中写的那样“适合跳钢管舞”,他有仔细考虑自己要不要重新拾回角斗士这个职业,树立一定的威信,但在看到震荡波也没有工作时就彻底打消了念头。

震荡波遵守逻辑遵循合理计算的性格让他在物质社会里很是吃亏,人们爱利益胜过了赏识他的能力,而他作为科学家的骄傲也不屑于纠结这些。

“声波,其实我分析过了现在我们最适合的是什么职业。”

震荡波在数据板上敲打了一列数字后开口。

“内容。”

“甜品店。”

“......”

声波面罩上浮现出询问的表情,在震荡波提出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干这类职业。

“简单易学,可以偷吃。”震荡波指了指屏幕上的各式各样的甜点。“符合逻辑。”

这下情报官立马同意了。

也许,是他们都想知道,一个没有嘴的机和一个面罩不离脸的机,要怎么吃东西。

当你与众tf对视时会发生什么?

大概是复建,吧
然后求qq扩列啦 可以的话麻烦私信我发qq号码 喜欢刷空间然后不希望扩到死尸
emmm我的别人貌似搜不到xx


1.大黄蜂

他显然被你突如其来的深沉凝视吓到呆怔了。

“要,要吃吗…”

他双手颤抖着递过来一块跟你半边身子一样大的松脆齿轮。


2.击倒

意料之中的,他也饶有兴趣的撑着下巴注视着你的眼睛。

“知道我比你漂亮了?”


3.声波

大概是你太过豪放的瞪眼吓到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发出几个单调的电子音。

“停下。”


4.红蜘蛛

只见他一脸嫌弃下一秒便暴跳如雷,作出一副“让你这小虫子看到自己是占了天大便宜”的样子。

“看完记得给钱,给钱!”


5.擎天柱

他有些错愕的试图找到话题来让你分神,结果一次又一次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无奈的侧过脸去。

“这样我会困扰。”


6.飞翼

毕恭毕敬的骑士就这么认真的回应起了你的视线,一段时间僵持不下,相反你的脸开始发烫。

“嗯?不舒服吗?”


7.冲云霄

被你这样的蝼蚁肆无忌惮的注视,身为巨狰狞之王,难免会觉得新鲜有趣。

“嘿,小东西。”他几下变换成野兽形态朝你低下头。

“摸摸看?”


8.救护车

本来抱着一决高下心态的医官与你开始了眼神对峙,结果不出十秒就败下阵来。

“我投降我投降,年轻人的目光总是这么侵略。”


9.漂移

与想象中的几种可能都不符,当他对上你的眼睛时你们也只是这么静静看着对方,没有其他的想法和念头。

“我想,跟信任的人相处总是很轻松。”

当众tf穿越到漫威宇宙

看到了一篇复仇者穿越到霍格沃茨的超美味粮,然后突发奇想产出的xx
质量不是太好 ooc偏多 微cp向
可能对角色理解不是太好 可以评论为我讲解
应该会有后续???

1.原本在矿洞里激战到白热化阶段的汽车人与霸天虎,在冲云霄不小心被通天晓推到一边压坏了环陆桥后,就在一片由乱码组成的时空激流里漂泊到了纽约复仇者大厦,调整光学镜后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复仇者们像见了托尔穿裙子一样的表情。

“谁把这么多废铁运送到这来的,星爵你小子难道要用这些造一个垃圾太空盔甲!?”

火箭第一个反应过来。

随即就被机器鸟用军火包围了。


2.在不断彼此询问和威胁后,硅基生物和碳基生物的氛围才渐渐缓和起来。

只见Peter早已偷偷摸摸,以为大家都看不到的拿出了相机。

在一闪而过的亮光和尴尬的拍照声并起时,两边阵营都说不出来的沉默。

连毁灭者都因为觉得太刺激而差点忘记了笑出声儿。


3.因为同样不住在地球上,托尔和洛基意外的与霸天虎情报官聊的很来。

“hey,你就是用这些小东西电人的吗?”托尔乐呵呵的抬起比自己腰围还粗的触手,旁边的洛基毫不在意场合的嗤笑起来。

声波的面甲上呈现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表情。

“低级。”

路过偷听的火箭直接暴走,又跟机器鸟大战了一番。


4.奇异博士此时单独坐在椅子上却异常的苦闷,因为不时就会有几个皮孩子来询问关于未来自己的可能。

“Beep——!我要什么时候能喝到高纯!”大黄蜂瞪起了光镜。

“领袖什么时候会发现我的英勇!”烟幕红了面甲结结巴巴。

“我今晚劫持Doc的扳手逼他约会会不会被焊在墙上?”千斤顶缓缓开口。

这一群庞大的机器人心智都不超过十岁吗?!

奇异博士联想到一种不好的可能。


5.在之后他被擎天柱叫过去道歉,本以为会是对自己部下所言的赔礼,结果———————

“我...想问,威震天什么时候会放弃骚扰我?”

“......”

当奇异博士对上那双真诚认真到可怕的蓝色光学镜时一阵语塞。

背地里却悄悄偷看了12737388种结局。

最后发现汽车人领袖的确跟自己的猜测一样是痴心妄想。


6.来到异世界的这几天威震天总是把自己锁在指挥室里思考问题,只有偶尔会传情报官与科学家进来商量,这让在门口愤懑的红蜘蛛几乎要用高跟鞋踏破合金地板。

这是因为威震天得知了一个小秘密,一个有点可笑的小秘密。

那天得知的晚上,托尼喝了太多塞星高纯的稀释而难得一醉不起。

“小心...小心灭霸那个老紫薯将你们打造成一批手套...”

他不停的这么重复着。

“活着的机器人!”


7.“你们确定要这么做吗…?”

旺达看了看变换成跑车形态的烟幕和大黄蜂,嘴角一阵抽搐。

“是的小姐!”烟幕自信满满的说,完全不当前方仅有十几米处的悬崖存在。“你将我们悬浮起来,然后我们试着发动引擎冲刺!”

“如果能飞起来就可以看到那堆虎子吃屎般的表情了哈哈哈哈哈哈!”

大黄蜂与烟幕的大笑声震的旁边围观的幻视和斑纳一愣一愣。

许久后,听到两个年轻士兵的惨叫,幻视才出声。

“我觉得博士你可以试着把他们扔飞出去。”


8.“你们已经活了这么多年还如此年轻,这不符合逻辑。”

震荡波俯视着队长,黑寡妇和冬兵。

“听我说,这是因为...”队长试图纠正。

“造成你这样特殊体质的实验简直是奇迹,我请求与提出者谈话。”

“嘿大块头。”黑寡妇不满的歪歪头。“你是执意戳别人痛处吗?”

一旁站着的冬兵不知如何开口。

“确认死亡?”震荡波的语气出现一丝不解。

“不符合逻辑,作为实验者他应该活的跟你一样长。”他再次看向了队长。

队长深吸一口气忍住一股冲动。

“那么,塞伯坦星人,你们又能活多久?”

“最少也几百万年。”

“......”


9.救护车最近一直埋头研究树人格鲁特的基因和语言。

“你今天吃了什么?”他拿起一个数据板。

“I am Groot!”

“他说他吃了很多垃圾糖。”火箭抱着手臂主动翻译。

“Well...那么你对糖分很有需求吗?”

“I am Groot!!!”

“..他说就跟在那边偷窥你的双刀机器人对你一样重要!”

火箭扭曲着脸怪叫,颇有红蜘蛛大骂的风格。

他真是受够这种酸臭味了!

当众tf从屏幕中爬出来

情人节贺文,我没赶上!!


1.红蜘蛛

他黑着面甲双臂交叉瞪着光学镜看着你,你不由自主捂住耳朵感到下一秒他的发生器便会吐出漫天的叫骂了。

“你就不能给个大点儿的屏幕吗?!”


2.声波

他似乎有些受不了被眼睛都要掉出来的碳基疯狂的扫视机体,于是沉默着用纤细的指尖按住你的脑袋。

“相信我,你还没死。”


3.擎天柱

他的大手在震惊到定住的你面前缓慢又小心的晃了晃,欲言又止的想说出些什么却花了许久才憋出一句。

“我...吓到你了吗?”


4.大黄蜂

这位汽车人的小侦察兵明显比你还好奇和激动,不时翻动几下你房间里的东西,研究研究你头上的碎发,还被拱着背的猫吓了一跳。

“呜...”他皱着眉向你指了指那只猫。“我不喜欢它!”


5.飞翼

你见他利落的行了一个骑士礼,又像是不放心的巡视着房间里的东西,然后在一堆摆放非常杂乱的衣物上定了神。

“那是...你们星球上的污秽之物吗?”


6.救护车

他似乎有些气愤你的注意力都在他随身携带的扳手上了,只好随手拿起乱挥舞了几下,笨拙的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你就想看我拿着它砸人是吗?”


7.漂移

他拿着你递过去的他改造机体的前后对比图,对照翻看了好几遍,不时捏捏下巴故作一副高深的思考样子。

“好歹。”他耸耸肩。“我减肥成功了不是吗?”

【威红,双波】如何学会聊天?


看了一个段子之后想到的...。
微bdko


最近不怎么太平,红蜘蛛和战舰上的杂兵可以这么肯定。

当然原因很简单,他们伟大的科学家和情报官看对眼了,那种甜腻到让自己嗤之以鼻的气氛甚至波及到了全战舰的机。

而威震天那个老炉渣竟然无动于衷当作看不见,真是该修修光学镜了。他渣的谁还记得当初霸天虎不允许谈恋爱的规定?这不是让某医官和他的小助手更加猖狂吗!

“等我当上领袖你们都不好过!”

红蜘蛛咬牙切齿的坐在充电床上晃腿,不时拨弄几下数据板。

正在他研究着这种最新型号的功能时,聊天软件上显示着一个未读消息。

他纳了闷。

当战舰上批发了这些数据板之后,威震天难得要求彼此必须加上好友,以备不时之需。他红蜘蛛自然有诸多不满,明明通讯器就可以解决一堆破事,为什么还要费劲的在一个软件上打字?

就因为这个缘故,即使都加上了好友,也没有一个人聊天打招呼。

红蜘蛛想到这个翻了翻光镜。

哦,除了击倒和打击要搞什么特殊情调,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聊天,都顾不上见面。

思考片刻后他还是点开了聊天窗口,而后被联系他的人惊的忘了合上发生器。

“声波?!”

不由自主的尖叫一声,面甲几乎要贴上了屏幕,他认真反复检查了好几遍这个名字。

只有一张图片,却是声波和震荡波的聊天截图。

简短的“你好”。

红蜘蛛摸着下巴思索一阵,点了一个问号发过去。

叮咚————

而他正准备着放下数据板去通报老炉渣这些情报,又一则消息发了过来。

“回复,什么。”

秒回?!

这一下子骄傲的空军指挥官瞬间澈净明通。

原来两个不会聊天却又看对眼的炉渣加了好友后都不知道说什么!红蜘蛛强忍着狂笑出声嘲讽的冲动。

“你就也说你好,然后问他今天工作累不累。”

“光回复你好他就不知道说啥了。”

发送。

CPU正进行严谨思考造成强烈的信息碰撞时,接收器旁又传来了提示音。

“...你们是要玩死我。”

这次换成震荡波发来了一张聊天截图,想都不用想这是他和谁的。

“声波问我研究是否累,给我一个符合逻辑的答复。”

红蜘蛛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发烫,接着便想砸了这个数据板。

“......”

“你告诉他还好,就是喂完巨狰狞后有些无聊。”

发送。

叮咚————

“他无聊,如何回复。”

“问他除了巨狰狞还欣赏什么生物。”

叮咚————

“声波问我还欣赏什么生物,我是否可以直接回答是他?”

“可以...”

叮咚————

“欣赏,我。如何应答?”


在连环爆炸的提示音下红蜘蛛饱受摧残的度过了这一天。他认真到寻常,甚至没听到威震天在门口叫他,然后差点被掀开了头雕。

他从未感觉到自己这么会聊天。

当然事情也很顺利,两个炉渣最后腻歪在了一起,虽然这使击倒对宣扬战舰可普遍恋爱这点增添了不少信芯。

“终于可以...”

副官一头扎在充电床上,碰了个结实,他感到自己可以就这么昏过去三天三夜,威震天下台他都不醒。

不巧。

叮咚————

红蜘蛛的接收器已经对这个声音敏感到了炸裂,他瞪着一双红到发黑的光学镜准备向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发过去一段狠狠叫骂的语音。

然后他愣住了。

“我该说,晚上好?”

上面清晰显示着威震天的备注,他看着芯里有些发寒。

手忙脚乱的挣扎起来,抱着双腿沉思了好几个蓝星时,才颤巍巍的点开了另一个小窗口。

“我该...说什么啊...?”

连带聊天截图也一并发了过去。


震荡波举着数据板,巨大的光学镜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文字,一直盯着。

众tf的圣诞小假期

跑回宿舍累死我了


1.以往的蓝星从没这么好看过。仿佛一切都归去,只有延绵的白色,一望无际的白色。

经过几个小碳基的布置,基地里单色调的金属也终于被颜色填满覆盖了,只是多的有些夸张,甚至是走一步便会被巨大的彩带和铃铛撞到头雕。大门的正对面还有大家合力造出来的巨大暖炉,燃烧了空气却获取了暖意,扑面而来的火光也显得格外舒适。

“hey!你不能总是跟击倒聊天不参加聚会。”年轻的侦察兵抖了抖机翼,双手抱臂严肃的站在烟幕的面前看着他和他的数据板。“节日可不是用来跟一个霸天虎出去赛车的。”

“知,知道了!”烟幕显得有些手忙脚乱,努力压低着声音示意他不要让其他人发现。

“可你没发现领袖也在忙着聊天吗?”

抱着极度怀疑的态度,大黄蜂顺着烟幕指的方向回头一看。

坐在角落里的擎天柱很是显眼,而他面甲上温柔的笑意更是显眼。

大黄蜂只觉得光镜扎的难受急忙抹了抹,半晌才尴尬的与烟幕点头示意。

“好吧,节日的今天...领袖是跟威震天度过的。”


2.“Starscream————!!!”

与此同时,位于几万英尺高空上的霸天虎战舰全体被这一怒吼吓得一个激灵。

“再不给我拿来擎天柱给我寄的那个该死的包裹,我就把你的发声器扯出来!”

今日的破坏大帝还是这么暴躁易怒,他极其不耐烦的用锐利的指尖划着座位上的纹路,发出一阵阵难以忍受的摩擦声,像极了噬铁虫的部落大合唱。

威震天在芯里盘算着,思考分析敌方首领会送给自己什么惊为天人的礼物。

“就因为一个蓝星低级碳基的节日?”

他别提有多嫌弃了。

小型炸弹?变异噬铁虫?一拆开就会磨掉面甲上漆面的全自动轮胎?威震天实在是不愿意回忆曾修补了好久的轮胎印,那简直是可以调侃自己一辈子的耻辱。

“非常抱歉!My master!!”红蜘蛛双腿打颤着奉上一个小盒子,背后不断流出的电解液几乎要渗透他的装甲侵蚀了电路。

天知道这个老炉渣怎么会有发不完的火气。


3.当威震天从盒子里拿出一个令他自己无法言喻的布制品之后,他极力压抑住自己想要把旁边忍笑忍到机翼乱颤的红蜘蛛揍进地心的冲动,缓缓地拿出了里面附带的贺卡。

“我觉得你带上应该会好看,Mega.”

卡片上只有这么简短的一句话。

威震天紧皱着眉头思考就差露出一排钢牙,然后他终于拿起了那个蓝星盛产的圣诞帽,感慨它的配色倒是很适合自己血红的光学镜。

“给我滚出去,红蜘蛛。”

他身上散发出不好的气息,回头瞪了空军指挥官一眼。


3.电路发出焦灼叫苦的声音,此时站在监察室里的声波已经连续看了数据屏幕有整整一天。

无视了某科学家不断发来的请求充电休息的邀请,声波觉得看着威震天和那只圣诞帽会有趣的多,而不是在充电床上被单方面的压倒。

悄悄点下了录像的按钮,抬头继续盯着大屏幕。

“有趣的情报。”


4.基地里的气氛倒很和谐,经过杰克怂恿的千斤顶在咽下一口甜到腻的糖果之后差点当机,于是我们的救护车就在旁边不断的大声教育几个碳基。

“先不说塞伯坦人和人类的区别!”他揉了揉额头,瞬间被触到的温度吓到。

“再说,千斤顶就是个纸老虎。”

这下大家都非常沉默了,连烟幕都放下了数据板在芯里为面甲扭曲的千斤顶默哀。

还躲在角落里却异常明显的擎天柱无芯调解,在看到威震天发来的照片后一阵失常的恍惚,经过事后隔板的精确形容,那时的领袖双手用的力气几乎要把整个数据板粉碎了。

“可我们都不知道敌首那个老东西发给领袖了什么。”阿尔茜无奈的翻了翻光镜。

那晚上了充电床后,擎天柱久久的在床上辗转反侧,隔上几分钟就打开消息列表看一眼。

他的大手在那张照片上抚摸着,紧咬着下唇不知作何感受。

上面,清晰的显示着威震天戴着一顶圣诞帽子,和开了美图软件的大花脸。

擎天柱再次颤抖起来。

当然,聚会上失态,也是因为他在努力的憋笑。


5.蜷缩在天豹玄铁身旁取暖的冲云霄睁开光学镜,慵懒的舒展开来机体,抬头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

果不其然,震荡波还在实验台那里研究能量晶体,还不时给声波发条要求休息的讯息。

上前蹭了几下他的手掌,冲云霄几下变形起来翻看着震荡波的数据板。

“情报官新发来了两张照片。”

冲云霄眯着光镜仔细看了看,把数据板递给了震荡波。

说实话他也很羡慕自己的创造者和那位情报官的关系了,每天总会有时间交谈或偶然相遇。反观自己,对汽车人的副官通天晓在追求了近乎整整一个蓝星年后才得来了两个字的回复。

“考虑。”

身经百战的巨狰狞之王恨不得直接暴怒的推倒通天晓,好好看看他在被自己侵犯后还会不会保持着那样的严肃和骄傲。

就再给你点时间考虑好了。

而那两张照片,分别是威震天的那张大花脸,和声波戴着圣诞帽还在面罩上画了个笑脸的自拍,并附上了一句————

“自拍,差别。”

震荡波觉得自己的CPU被名为喜悦和温馨的情感代码冲击了一阵又一阵,即使这种感觉淡到分芯就会察觉不到,他也想承认,这样的声波是非常可爱的。



Marry Christmas!!!

与众tf共度的圣诞节

这只是个短篇啦 正在努力肝大的 当是600fo的小福利www
真的,非常短小了(小声嘀咕)

拟人


1.红蜘蛛

“hey,你们蓝星人都喜欢戴这种帽子吗?”

他随意摆弄摆弄了自己脑袋上的圣诞帽,并不怎么满意这种布制的奇特“皇冠”,思考片刻后,小心翼翼的摘下然后戴在了你的头上。

“心意领了,可我觉得戴上它的你会更好看!”


2.大黄蜂

你不怎么喜欢雪花落在身上的感觉,这对于一个怕冷的人类来说,简直是巨大的折磨。

“快来!”

他几步上前,从暖水袋中抽出来热乎乎的双手,在你的脸颊上不断揉捏着。

“舒服多了?”


3.冲云霄

夜晚的郊外,你溺在他的臂弯里只顾着伸手抓雪,完全没有想要庆祝节日的意思。

“小家伙?”

他咬住了你的耳根,用牙齿轻啃着,不时伸出舌尖挑逗。由于距离太近,他的鼻息撩的你浑身发热,你非常不习惯这种异样的酥痒。

真是狡猾。

“该交换礼物了。”


4.擎天柱

你仰头饮下一口浓郁的热巧克力,回避着领袖过于直白的视线。

上天保佑,暖炉的火光遮盖住了你脸上的红晕。

“请问,怎么了?”无比磁性的声音,他站起来试图触碰你的额头。

“发烧了吗?你的脸很红。”


5.击倒

他坐在沙发上翘起腿,眼神充满调笑意味的看着你。

“要礼物?没有。”他伸出右手示意你过去。

“不过,医官的话可是有一个。”

被众tf教训的日常

七号的时候光写完了bbb的,直到现在睡不着才翻出来补完...。


1.大黄蜂

你双手紧紧攥着蜷在背后,不敢去看他审视般的光镜。

“我说...”

那双机械大手轻轻蹭了一下你的后脑勺。

“每次干错事后都这么可怜,拿你没办法。”


2.擎天柱

这位领袖从发声器里压抑出一阵绵长叹息,然后缓缓屈下右膝注视着背过手低下头不敢认错的你。

“你现在交出来的话,我可以不告诉救护车。”


3.红蜘蛛

你的耳朵快被他暴跳如雷时发出的尖叫折磨坏了,你抬头恨恨的瞪着那位因语速太快而噎住了的空军指挥官,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

“怎,怎么...!”他气喘吁吁的指着你,显得有些错愕。

“别以为我会放过你啊!”


4.声波

你感觉到他机体周围的气场都不对劲儿了,这次你是真的闯下了大祸。可你纳闷着为什么会这么强烈的感受到他的不高兴,就看到他的触手从背后拿出了磁场干扰器。

真是狡猾,伟大的情报官也会有这么幼稚的一面吗?

“Unhappy.”

他的面罩上浮现出一个脸色难看的表情,然后关闭掉了干扰器。


5.威震天

每当你犯错之时,就是全战舰霸天虎杂兵们的噩梦之日。

你再一次看到暴躁的破坏大帝徒手撕下一个杂兵的腿,并无视了他凄厉的惨叫。

“看到了吗!再犯错这就是你的下场!”

是是,知道了我的君王,您已经这么说这么演示了二十多次。


6.冲云霄

他询问般犀利的眼神刺向你,你竟发现此时他的光学镜里高涨着金黄色的汹涌浪潮。

夜晚的声音让他的声音显得格外磁性而沙哑。

“答应我,不要再有第二次了好吗。”

偷窥tf们被发现后会有怎样的后果?

瞌睡能要人命。


1.大黄蜂

他无奈的揉了揉脑袋笑着看向窗外的你,接着缓缓的伸手过去。

“小家伙,外面冷。”


2.擎天柱

你竟发现领袖以往波澜不惊的面甲抽搐了一下,看样子他不知该如何评价在雪地里潜伏的你。

“我想...你以后还是光明正大的看吧,这样就不会感冒了。”


3.救护车

他粗糙的手掌揉搓颈部装甲的声音很刺耳,不知不觉你已经陪这个老医官在冷清的实验室里待了这么长时间。

“哦得了吧,以为我没发现你?我只是觉得有个小东西陪着我不会那么无聊。”


4.击倒

“Well,Well,Well...”

他眯起血红色的光镜调笑似的瞅着你,右手切换成了电锯锋芒步步紧逼。

“偷看鼎鼎大名的医官可是要接受惩罚的~”


5.声波

他的触手像抚摸一般轻轻拍了拍你的头。

“隐蔽性,有待加强。”


6.威震天

他锐利的指尖戳的你有些吃痛,接着又将你轻轻放在桌面上。

“勇气可嘉,小虫子。”


7.冲云霄

这位至强者黄金色的瞳孔第一次动摇,你开始怀疑他是否因痛饮高纯而导致酒精上了头。

“你,不怕我?”